打开世界地图册,是这样介绍摩洛哥:摩洛哥王国位于非洲西北端,扼大西洋——地中海航运要冲。主要为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境内地形以山地和高原为主,北部有狭窄平原,南、东南部为半沙漠。属地中海气候和热带沙漠气候。

应摩洛哥驻华大使馆之邀,2017年11月15日我们一行6人由北京乘机辗转20多个小时来到了久负盛名的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因时间安排紧凑,在卡萨布兰卡只是行车观景、蜻蜓点水的来到世界第三大著名清真寺——哈桑二世清真寺与其亲密合影留念。在由卡萨布兰卡前往哈桑二世清真寺的路上,清洁的道路,幽静的环境仿佛间使我游离在20年前云南边塞丽江优美环境之中……

哈桑二世清真寺,地处卡萨布兰卡市区西北部,临海而建。据说是为了纪念摩洛哥的阿拉伯人祖先自海上来。清线万人祈祷。宽阔的广场给人肃然起敬之惑,除了祈祷时间,哈桑二世清真寺成了人们汇聚观光,合家出游之地。在近距离与哈桑二世清真寺亲密接触之后,我们匆匆赶往本次行程主要目的地丹吉尔。

离开卡萨布兰卡,驱车四个多少时来到了丹吉尔。到丹吉尔已是繁灯初上,乘梯踏上希尔顿15层的餐厅,一边是水波粼粼,一边是火树银花,不管是闪动的海浪还是眨动的灯光,仿佛都在展开温情的怀抱,欢迎我们这些来自东方的异客。

虽说这次行程短促,在丹吉尔只待了三个夜晚,也是我们在摩洛哥期间全部下榻时间,但它留给我的深刻印象却像丹吉尔的历史一样,在我生命的年轮中,留下深深的印记。

丹吉尔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是公元前6世纪由腓尼基人所建造,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距今已有2600多岁。丹吉尔历经战火,克尔法克人、罗马人、拜占庭人、西哥特人曾经都成为丹吉尔的主人,直到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来到丹吉尔,将其改名为“丹杰”意为“辽阔的海湾”,一待就是800年。15世纪葡萄牙人又占领了这座城市,后又经历西班牙、英国、法国占领期,再到1923年由英、法、西、葡、意、比、荷、瑞典、美国等代表组成的国际共管区。1956年摩洛哥获得独立,丹吉尔重回祖国的怀抱。由此看来丹吉尔在世界发展中的位置和重要性。

11月16日开启了本次行程的主要采访活动,我们首先来到丹吉尔地中海港,此港是由摩洛哥国王穆哈默德六世发起兴建的,按照国王旨意,丹吉尔地中海港一是能够成为连接全球物流体系的大型基础设施工程,二是建立一个产业集群能让全世界的投资者把摩洛哥视为建设、加工、出口国际市场的重要基地,我们来到丹吉尔地中海自由港采访正逢其建港十周年,经过十年的经营发展,丹吉尔地中海港已经成为非洲地区通往全球的物流通道,并于世界174个国家港口建立业务往来,汇集各方投资达80亿欧元。

丹吉尔地中海自由港是著名的自由港,港湾形势险要而俊秀,港区水深达5.8–9米,共设有5个码头,其吞吐量位居非洲第一。丹吉尔港口首席执行官Mehdi Tazi 先生在向全体来访者介绍丹吉尔港的同时,还单独挤出一晚的时间与来自中国的记者交流深谈。他特别期待中国的“一带一路”走进丹吉尔,步入丹吉尔港,能在未来丹吉尔港发展中充分展现中国效应。

在深入丹吉尔自由港采访的同时,我们应邀参观了马吉基集装箱码头公司(APMT)、Polydesign(隶属加拿大EXCO科技集团)、西门子和丹吉尔工业园。参观期间我们看到了许多世界知名品牌入住自由港,其中让我们感到高兴的自豪的是华为在此占有一席之地。另外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汽车加工组装业在丹吉尔得以快速发展。据介绍目前摩洛哥年生产量已达40万辆,其目标是80万辆。在参观丹吉尔工业园区期间,据摩洛哥工业贸易、投资和数字经济部部长EIAIOMY介绍,中国海特集团已与摩洛哥政府签定战略合作合同,携手共建丹吉尔工业园,届时该工业园面积将扩展为1000–2000公顷。目前大约有200余家中国公司在摩洛哥寻求开设公司,届时可创造10万个就业岗位。

经过一天半的紧张而快节奏的采访参观,利用中午就餐之机,我们来到丹吉尔著名的风景点大力神洞又称非洲洞。当地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希腊英雄索法克斯,传说他大力无比,能将塌下来的天柱扶正,他的儿子是丹吉尔城的奠基者。虽说非洲洞是历经千百年风吹浪打自然形成的一个天然洞口,但其形状既像大力神头像,又酷似一幅非洲地图,甚至连非洲的马达加斯加岛都融入其中。天公之笔,令人惊叹不已。

午餐安排在紧邻非洲洞旁边的一白色宾馆餐厅,摩洛哥国家旅游局局长原准备亲自向大家介绍摩洛哥的旅游情况,但看到来自世界各国媒体人纷纷陶醉在美丽的大自然,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干脆让老记们自己去感悟摩洛哥盛景。

据宾馆负责人介绍,紧邻其左侧的院落是沙特国王夏宫,因严禁入内也只好凭大家自己去想象其中的奢侈程度……坐在洁白的餐厅,闻着鲜花的芬香,看着平静的浪花进退,观着由火山岩形成的礁岛,望着远处的海岸线,遥视着蓝色天空,突然记起一句俗语:“秀色可餐”。虽说摩洛哥国家旅游局为招待来自全球的媒体记者,提供了最具摩洛哥特色的美味香酒,然而我想许多人更多的是融入美丽秀俊的大自然景色之中,具体吃什么、喝什么已不是主题。

11月18日采访团在摩洛哥旅游局官员陪同下乘车由丹吉尔来到一座被列入世界遗产的城市德土安。它坐落于大海之旁,面朝大海,背靠大山,用中国一句老话,可谓风水宝地。当司机把我们放在一处环岛马路旁,迎面是一栋西式教堂,紧邻着的是一处带有阿拉伯风格建筑,而在我们右手的一排小楼又是欧式建筑,恍惚间如同步入了四不像的城市。

在导游的引领下我们走进了这座远看白洁重叠城廓,近看充满时代痕迹弯弯曲曲迷宫,一会是行走在栋栋欧式洋房街道,一会是穿梭阿拉伯迷宫小巷,一会是琳琅满目的小商品的摊位。星运斗转,时空穿越,犹如穿行于历史与今天的走廊。跟随着导游步步深入老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有历史、有文化、有特色、有内涵的千年古城。特别是当我们爬到一户人家的楼顶,远眺德土安,一座极具魅力的景象顿时震撼在场的每个人。色彩缤纷、古香古色、红白交织、层层叠叠,山顶西班牙王室古堡与阿拉伯百姓居室融为一体,别有洞天,异域风光尽显其中,使人犹如步入五彩缤纷的世界。

德土安虽然不像卡萨布兰卡那样赫赫有名,交通四通八达;也不似丹吉尔那样紧扼地中海和大西洋咽喉要道;又不是非斯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更不像格克内斯曾经灿烂辉煌;更不如四座皇城般富丽堂皇。然而德土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让人流连忘返,牵肠挂肚之惑却是其他城市所不具有。

带着一种意犹未尽,带着一种依依不舍,带着一种时空穿越,我们挥手离别这座初看其貌不扬,深究却似像一本厚厚的历史书籍那样令人深究、研读的德土安。

三天的时间如同闪电一般一闪而过,带着一种不舍,带着一种憾意,带着更多的牵挂,我们登上了返回祖国北京的航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