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成都1月8日电 题:亚洲杯球场“首秀”意义重大——专访2023年亚洲杯足球赛中国组委会秘书长何玺

9日,成都凤凰山体育公园专业足球场将迎来2021赛季中国足协杯决赛,这既是这座足球场的“首秀”,也是该足球场成为首个承办正式足球比赛的2023年亚洲杯足球赛场馆。8日,2023年亚洲杯足球赛中国组委会秘书长何玺在对该场馆进行全程考察后表示,“首秀”意义重大。以下是采访实录:

新华社记者(以下简称“记”):对于成都凤凰山体育公园专业足球场的总体感受如何?

何玺(以下简称“何”):这是这座球场落成以后,我们第一次全程参观考察,感到非常震撼。首先,成都市履行了申办承诺,按照亚足联要求和国际标准建设了足球场。从功能房、流线、配套来看,符合国际一流比赛标准。第二,设计中预留了很多空间和升级可能,为将来举办更高水平国际比赛提供了可能。第三,服务配套完善。周边交通方便,便于社区居民健身。第四,具有成都特色。成都是一座文化名城、赛事名城,场馆充分体现了城市文化,比如座椅形如蓉城市树银杏,体现出一种庄重典雅。

记:足协杯决赛将是这座场馆的“首秀”,也是所有亚洲杯场馆首个承办正式足球比赛的,目前亚洲杯场馆整体建设进度怎样?

何:凤凰山足球场是亚洲杯所有场馆里第一座举办正式足球比赛的,意义重大。目前所有场馆建设进度正常,上海和成都的场馆已完工,重庆、西安、厦门、青岛、苏州的场馆已完成钢结构施工,北京和大连的场馆已接近钢结构完工,正在改造的天津滨海足球场进展顺利。我们已经完成了工程最复杂的阶段,有望在2022年底前完成所有场馆建设。

记:亚洲杯场馆建设在促进新基建、推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复工复产以及城市社会经济发展方面有哪些意义?

何:在中国足协和亚足联公布了承办城市后,疫情突然袭来。亚洲杯场馆建设是在疫情开始后进行的,前期受到巨大挑战。各城市高度重视,统筹了疫情防控和工程建设。现在来看,与疫情前的设计进度相比,大部分场馆还有所提前,疫情的影响已经追回来了,令人欣慰。

所有城市在场馆建设过程中,都将其视为城市升级换代、提升管理水平的好机会。10座专业足球场有9座在城市新区,带动了片区发展和新基建,对拉动城市经济和提升社会管理水平都有很大作用。

记:今年中国将举办多项重大赛事,包括冬奥会、亚运会等,亚洲杯在筹备方面如何与它们进行互动?今年亚洲杯筹备有哪些重要工作?

何:与综合性运动会不一样,亚洲杯是一个单项比赛,地域跨越较广。我们与上述赛事的组委会建立了紧密联系,特别是在办赛理念、新技术转化和利用、宣传推广等方面互相借鉴,我们也学到了很多办赛经验。2022年,亚洲杯筹备进入关键一年,重点工作首先是专业足球场建设,虽然已经完成最复杂的工艺,但后面的挑战还非常巨大,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第二,把所有办赛涉及的板块——接待、安保、交通等做好规划和分解。第三是通过加大培训为国家储备一批专业化、国际化的足球办赛人才。第四,加大亚洲杯推广。亚洲杯不仅仅是足球比赛,还应发挥其社会综合效应。我们推出了“十城带百县”活动,和乡村振兴结合起来。还推出一系列文化推广活动,希望能带动亿万青少年和足球爱好者踢足球、看比赛,带动中国足球整体发展。

何:体育“智慧化”是一个全新课题,足球智慧场馆除了按照国际足联要求提供移动通信、宽带网络、无线电、赛事软件等服务外,再就是基于5G技术通过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来赋能场馆,带来更好体验,推动智慧观赛、智慧办赛、智慧参赛,以及赛后智慧运营,我们希望亚洲杯场馆成为我国体育场馆智慧领域的领先者,成为所在城市智慧化的集中体现。

记:赛后利用是大型体育场馆要面对的问题,亚洲杯场馆的赛后利用有什么规划?

何:在亚洲杯申办之初,包括场馆建设时,我们就非常重视综合利用。各城市根据各自特点进行了综合性设计。我们希望所有场馆能有独立赛事IP,和职业俱乐部结合起来,提高使用率,与当地社区结合起来,为市民提供更多健身机会。现在看来大部分场馆都有清晰的赛后利用观念,比如凤凰山足球场在设计之初就把篮球馆、健身、商业和旅游结合进来。

北京国安俱乐部从一开始就参与北京工人体育场的设计和赛后利用,上海浦东足球场也由上海海港俱乐部进行了前期参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