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6日,蓝月亮的将士们在瓜帅的带领下在温布利大球场向17/18赛季的卡拉宝杯冠军发起最后的冲击。

虽然在上周意外止步足总杯八分之一决赛,但蓝月亮的战士们及时止住了颓势,在三名老将的高光表现下,用一场3:0的完胜拿到了球队自进入“瓜式足球革命期”以来的第一座冠军奖杯。

瓜帅继续使用得心应手的433首发,但因斯特林的小伤缺阵而显得有些左右失衡。

后防线上:右后卫沃克和左中卫奥塔门迪是瓜帅毫无疑问的首选;孔队在近期伤势逐渐痊愈后重新成为关键战役右中卫的首选之一;左后卫上小将津琴科并未在争夺第一冠的关键赛事中让瓜帅完全放心,取而代之的是逆足踢左路的巴西人达尼洛。

中场线:大卫席尔瓦和京多安略微靠前、费尔南迪尼奥殿后的三中前卫组合各司其职,相对站位靠后的飞鸟,更多参与进攻的京多安和德布劳内,再加上两名边锋的回撤,瓜帅的433亦可被形容为4141。

锋线:小将萨内居左、阿圭罗居中、德布劳内居右的位置安排,延续了斯特林缺阵情况下的433阵型,但由于大卫在前场的游走特性,让这套433显得有些左重右轻。

相比于瓜帅的不变应万变,教授在决赛进行了主动的站位调整,将后防从半个月前做客这块球场时的四后卫改成了三中卫。这似乎与姆希塔良无法出战情况下锋线的捉襟见肘有关。

后防线上:科斯切尔尼、穆斯塔菲、钱伯斯,这是教授给本场三中卫开出的处方,如果再算上防守时回撤的两名边翼卫,兵工厂在防守中呈现出541的防反站位。

中场线:分居左右侧的蒙雷亚尔和贝莱林,就是上面提到的随时后撤成为左右边后卫的两名边翼卫;拉姆塞和扎卡成为了拖后的两名中前卫,其中拉姆塞的出场颇有烟雾弹的味道。

攻击线:奥巴梅扬成为温格在本场比赛的单箭头安排,而威尔谢尔和厄齐尔则成为了埋伏在加蓬前锋身后的前场双核。

这种退防时严密防守的3421/541阵型,彰显了温格加强中场逼抢,伺机快速反击的战术主基调。

开场后,双方很快进入了“互抢开局”的短兵相接局面,这在以往的杯赛决赛中并不多见。在前10分钟,兵工厂完成了上半场4次射门中的2次,而我城更是夸张地完成5了次传中,占上半时的6成;前20分钟,兵工厂在射门方面的数据是上半时3次中的2次,还有奥巴梅扬那次几乎突破布拉沃十指关的反击,而我城将士则完成了7次中的4次。

在这段时间内,由于频繁地断抢、丢球,对阵双方攻防转换的频次几乎可以用令人发指形容,整个上半时前20分钟,兵工厂完成6次抢断(2次断抢发生在前场),我城在这方面的数据是4次,均超过上半场总数的6成。这种无论谁断抢就快速、就地发起反击的打法,让开场阶段的比赛极具英伦风格,好不热闹。

从数据上看,无论是前20分钟,还是上半时,兵工厂在控球率、断抢等数据上的领先得益于温格在开场的布置。比赛伊始,阿森纳在防守端结结实实地摆出了541站位,尤其是原本被认为可能出任右边锋的拉姆塞打回老本行中前卫位置后同扎卡形成了随时可以向两侧移动的防守屏障,再加上两名可以随时可以上压的快速边翼卫(贝莱林与蒙雷亚尔),这样阿森纳在边路的防守形成了一个由边翼卫、边前卫、中前卫组成的三角区域。

在这种三角区域的支撑下,温格教授给全队在上半时打造了弹性的逼抢策略,这种策略下的逼抢并不拘泥于高位还是低位,只要时机合适,兵工厂的防守能够在局部形成一个有机的、突然给进攻球员带来巨大压力的逼抢区域。

虽然在传中、射门等数据仍然要领先对手,但不得不承认,教授在上半时精准的战术布置,还是给了我城球员较大的压力。

尤其是作为球队出球运转的重要三名球员:德布劳内、席尔瓦、京多安三人,在本方半场和近中圈区域交出了5次丢球。

上半时,蓝月军团的进攻明显偏向于萨内所在的左侧。这既是萨小将超群的个人突破能力在这一侧能赚到一些便宜导向的,更是由于偏向与左路活动的席尔瓦对稳定控球所能够提供的更多帮助所决定的。也只有在左侧,我城的进攻才能在厄齐尔并不强大的协防能力下打出相对流畅的运转。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本场比赛即将进入一种僵持到最后决胜负的局面中时,兵工厂中卫穆斯塔菲犯下了一个小错误,使阿奎罗有机会用一个倚靠动作扛开了本就落点判断失误的穆斯塔菲。而就在这神来之笔的一“靠”之后,布拉沃的“大脚”成为了“助攻”,而阿根廷大空翼则顺理成章地赶在奥斯皮纳尔出击前送出挑射,打破了比赛的天平。

不知不觉间,这个曾经在那场对阵女王公园巡游者队的传奇比赛中一脚定鼎英超的阿根廷大空翼,已经接近而立之年。6年蓝月亮岁月的磨砺,让这名曾经的世界第一妖锋褪去了青春年少的跳跃飞扬,消减了单骑闯关的豪情万丈,剩下的,是注定将要成为蓝月亮名宿的成熟稳健和一名“老将”特有的“近老至妖”。

如同那一脚为我城带来历史第一座英超的绝杀进球一样,今天的他同样为“瓜式曼城”,这个注定将要成为“盛世英超”新王朝的时代,完成了第一座冠军奖杯的解锁任务。

尽管在18分钟被我城率先取得进球,但教授在上半时积极主动的弹性逼抢仍然得到了较好的贯彻。可是兵工厂的这种贯彻、在上半时的成功逼抢,自46分钟开始失去了踪影。

比赛因此也重新回到了瓜帅和他的弟子们最为习惯和擅长的节奏中来。蓝月亮的将士们,不断在对方半场的25-40米区域获得球权,通过不断的围攻和丢球反抢给兵工厂施以巨大的由守转攻压力,并在完成断抢后就地持续围攻。

这种持续的施压,尽管因为阿森纳在本场比赛中不俗的防守部署而并无很多直接威胁,但持续对对手两条平行防守线间的厚度挤压,我城在下半时共获得了6个定位球和4次角球机会,这也给蓝月亮军团的全员,带来了更多的威胁对手的机会。

在将对手压制在30米区域一段时间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队长孔帕尼。

同样作为蓝月军团崛起的功勋球员,已经31岁的孔队在进入17/18赛季以来备受伤病困扰。

尽管并未遭遇严重伤病,但小伤不断还是让这位打法颇依赖身体机能的“世界第一中卫”、“各类足球游戏中曾经的第一妖人中卫”在本赛季英超仅仅出场了10场比赛。足球业界也几乎众口一词对这位比利时、曼城双料队长的竞技未来,表示担忧。

但倔强的孔队从未放弃斗志,在近期从伤病中恢复并逐渐进入瓜帅轮换名单后,他的表现要一场好过一场。强悍的身体也大有重新回归的气势。连续在欧冠、卡拉宝杯决赛中的首发出场,也彰显了瓜帅在本赛季接下来的重要比赛中,依然会将其作为重要的中卫人选加以使用。

更为重要的是,熟悉我城的每位球迷应该能够理解,一个健康的孔帕尼所拥有的,不仅仅是坚如磐石防守能力,更有一手铮铮铁骨的战斗豪情。而阿森纳在下半时如退潮般突然隐去的进攻压力,给了孔队攻城拔寨的更多空间。

于是,孔队先是在右侧像一名年轻球员一样强硬扛住对手逼抢,再如同一名进攻球员般闪转腾挪地带球逼得角球,最后在那次精彩的弧顶落点配合中伸出致命的一脚完成折射绝杀。

(图)这次角球中,我城将士再一次使用弧顶的角球战术,让重兵布防禁区高空的兵工厂球员顾此失彼(此球同达尼洛对阵伯恩利时打入的世界波如出一辙)

2:0,这粒进球让在场边的瓜帅兴奋异常,而与瓜帅忘情庆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温格教授无奈拍抚即将上场的维尔贝克时落寞的身影。

孔帕尼的进球,似乎扑灭了阿森纳将士反击的信念,即使是温格派上场维尔贝克替下钱伯斯,用自我否定本场战术基调的调整,做最后的反扑尝试。面对对手缺乏速度、冲击的进攻,蓝月军团依然能够在中场做出有效拦截并持续用进攻向对手施压。

就在这种波澜不惊的持续进攻局面中,又一位年过而立的功勋球员,大卫席尔瓦站了出来。整场依然保持“节电模式”的喜娃,给了对手“我肯定不会射门、我一般也不突破”的错觉,就在5分钟前刚刚被换下场的钱伯斯原来的防守区域,西班牙人“妖性”和“青春感”十足的领球转身爆射,再一次打破了奥斯皮纳尔的十指关。

(图)这样一粒灵动的转身射门,是不是让我们的“老将”喜娃有着重返十八岁的光彩呢?

尽管只有短短的一年多时间,西班牙名帅给球队带来了技术流进化道路上的最重要升华。作为英超技术潮流的先行者之一,蓝月军团自曼奇尼时代的豪购开始,已经坚定不移地走上了技术流英式打法的道路。

而瓜帅的到来,更是给这支已经熟悉技术流打法的队伍输入了更多的瓜式足球理念。与时俱进的Tiki-Taka理念、更多坚决的传控思路、更新鲜的血液与新老融合,让这支终于获得最后几块重要拼图的球队获得了最后的升华。

如今,我们拥有的,不仅仅是联赛积分榜13分的领先优势(少赛一场)、一只脚踏入的欧冠八强、第一座到手的冠军奖杯,我们拥有的,是更为一以贯之的足球理念和更为合理人员结构。

前有功勋队长,后有少壮栋梁,这支曼城的极限在哪里?只有带我们继续攀升、翱翔的时间能给出答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